当前位置:百战网 > 国内新闻 > 李咏芳:事情如果还没发生 绝不会让王源走这条路(9)>>正文
2017-09-19 14:44 来源:百战网 手机看新闻

李咏芳:事情如果还没发生 绝不会让王源走这条路(9)

[提要]李咏芳在提起王源的时候是表示很遗憾的,成他在最需要父母陪伴的年纪,却不能像普通孩子一样,可以任性或哭闹,不开心了跟爸爸妈妈撒撒娇耍耍宝什么的。

  琐碎

  越孤单,对生活里的友善就越渴望。助理小强成了王源生活里最重要的朋友,王源很坚定地对记者强调:“强哥不是我的助理,他是我最重要的朋友。”

  说到原因,王源说起很小的一件事:他有个船,一个小快艇,上船,他贼逗,他那个船只有一个救生衣,我还没上,“赶快,赶快,把救生衣穿起”,就是说赶快让我把救生衣穿上,他说你救生衣不穿好,我不让你上船。

  他说在重庆时,小强到江上打鱼,自己还没有吃,就跑过来送到他家,什么事都第一个想到自己。别人对他的好,王源通通记在心里。 这些并不是小强的工作内容,但是工作之外,他还想着你,王源在意这些生活中琐碎的细节。

  很早就离开父母,身边都是盼着自己成功的成年人。更重要的是,这些年中不断有人从王源生活里退出,小强这个朋友,就显得尤为重要。

  从练习生时期开始,每隔一段时间,王源的生活就会经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但王源说自己是一个特别不愿意经历变化的人,公司中突然有人离开或者有新人进来,他都要适应好久。

  采访中,《人物》记者问王源,如果这时候小强突然说不干了你怎么办?王源调皮地说:我去他家门口堵他,敲他门,去戳他的船板,给它戳破了。

  王源确实害怕发生变化,王源的老师刘彬斌说,每次回学校,他都会积极张罗吃饭,请大家看电影,希望时间还停留在原地,大家依然是好朋友。

  因为粉丝不断地骚扰,读初中时刘彬斌建议过,给王源开一个特殊通道,从学校食堂开个小门到他住的地方,这个提议被王源否决,他不想搞特殊,就想像个正常学生一样从校门进、校门出。

  王源生在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,小时候每年生日,全家人一定要凑到一起,热热闹闹给王源庆祝。走红之后,这样的机会几乎消失,TFBOYS 3周年,李咏芳和老公到北京看儿子的演出,舞台炫目,粉丝疯狂,回到酒店,很久很久,都没见儿子来,老公对李咏芳讲,“感觉儿子不是我的了。”

  在这种心酸面前,如今王源每次回家都成了生日和节日,一大家子人凑到一起吃火锅,尽力去补全王源被明星的身份挤占掉的家庭生活。李咏芳想让儿子明白,不管怎样,家人永远是不变的。

  今年三四月录制《王牌对王牌》,一直在镜头面前阳光可爱的王源罕见地崩溃痛哭,李咏芳印象中上一次见到儿子哭还是差不多10年前。节目中,崩溃的原因是一道拔丝地瓜,那是小时候奶奶总做给他吃的菜,小时候王源总说奶奶放糖太少,所以都拔不出丝来。但进入娱乐圈,已经有七八年,再也没吃过奶奶做的这道菜。

  去年,王源给家里买了房子,新房子最让全家人高兴的并不是有多大多豪华,而是一层邻居都很友好,大家都不把王源当成明星,有时候回家,邻居一个阿姨在楼道里就会喊,“幺儿,过来我家吃饭。”

  整层的邻居有一家做饭,其余家就凑到那一家去吃饭,李咏芳很感激邻居给王源保留了一份难得的烟火气,让他能在舞台之外,灯光之外,欢呼和尖叫之外,还有机会去感受扎扎实实的人间温情。

  但大多数时间,王源都没有机会好好感受。这些年他在家最长的时间不过20天,朋友们都消失了,他就骑单车去江边玩,有时候小强陪着,大多数时候是自己一个人。

  娱乐圈的成人世界,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来讲,也隔着一段难以抵达的距离。刘彬斌经常接到陌生号码的来电,王源的电话经常会被粉丝发现,所以经常会换电话号码,后来刘彬斌干脆不存了。

  去年,王源在电话中跟刘彬斌说,因为有时候节目会录到后半夜,一些成年艺人就会张罗大家喝顿酒,或者中间实在累了,抽根烟解乏,对成年人来说,这是再正常不过的解压方式。但这时王源就会自觉退到一边,“我知道说自己不能沾(抽烟、喝酒),就刻意会去避开,比如说他们有些,晚上说叫一起去吃饭,这种我也不会去。”

  刘彬斌有时候也有王源妈妈的苦恼,自己的经验并不足以教会这个学生去应对他生活里出现的问题。虽然王源已经进入高中,但是初中3年的相处,自己和王源成了生活中的朋友,他觉得王源目前还是太小,而面对娱乐圈,诱惑又太多,父母老师都不在身边,发挥作用的,最终还得是自己的自制力。

  少年王源身上有着天然的分寸感,刚入行的时候,他看黄晓明[微博]、薛之谦这些艺人时常会恍惚,他们不是大明星吗?然后回过神来,自己和他们已经是一个圈子的了。

  一开始,他从不主动加艺人的微信,害怕给别人添麻烦,后来录制《王牌对王牌》时开始长时间的接触,王源才会主动去提加微信的事:后来我加了很多艺人前辈的微信,但我也很有原则,就是第一次一定不要加,就一定到第二次合作的时候才会加,我相信说一回生二回熟,因为第一次加有点尴尬,但第二次的话就是说稍微熟了一点,说老师,我们加个微信吧,逢年过节都会问候一下。

  王源一直梦想着能成为一名出色的创作歌手,后来跟薛之谦熟了,薛之谦讲过很多次,“他说你想学写歌,想学,你来找我,我都可以教你。”

  但是王源都没有去找,王源知道,薛之谦是真心的,他一定会教他,但是“我觉得他很忙啊,因为他红啊,对吧,因为他红啊。”

  王源大概十分明白,红的人能忙到什么地步,他很害怕自己会给对方添麻烦,就计划着自己先学好基础,以后有机会再找薛之谦请教。

  薛之谦在音乐道路上经历的起伏给了王源很多思考,他没有正面跟薛之谦交流过,就自己去想,“他经历了红到不红,再到红的这个阶段,他心态很好,就是说不管怎么样还是坚持做自己的音乐,对粉丝真诚,对音乐真诚,没有轻浮,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心态。”

  17岁,人生没有经历大的挫折,王源只能靠着在一旁对别人的观察汲取自己继续前行的营养。王源十分清楚,自己目前的实力同所享有的名气并不匹配,问及成功的原因,冲出他嘴边的第一个词就是“运气”,“我实在是太走运了。”他能做的就是努力,希望有一天,能依靠自己的努力把名气与实力两者距离缩减到最小。

  出口

  王源在大众面前表现得越得体、越成熟,作为母亲,就越心疼、越放心不下,明明该是被照顾、被宠爱的年纪,但王源早早就进入社会,进入的还是瞬息万变的娱乐圈,她有时候想,同龄的小男孩哭一顿闹一顿就没事了,不哭不闹的王源,他心里的委屈和压力,要找谁去说呢?

  父母没有办法给他更多的照顾,有时候坐飞机去看他,因为正忙着工作,也不能马上见到。录节目或参加活动常常不能开手机,李咏芳经常要经历电话一端不知要多久的等待。

  李咏芳也很少跟王源说娱乐圈的事,只是反复地说着,要注意身体,不要落下功课。

  和大多数的母子关系一样,对于母亲的担心,王源总是不断给母亲减压,我很好,我没事,永远报喜不报忧。去到任何地方,不管行程多紧,王源都会绞尽脑汁给家里人选礼物。

  李咏芳经常做梦,梦里都是王源小时候的样子,她太想有机会弥补一下儿子成长的这些年,手机里存的也是儿子小时候的照片,这两年的反而很少,化上精致的妆容,穿漂亮衣服的照片李咏芳都没怎么存,她希望守住儿子生活中的样子,舞台上的、杂志上的王源属于粉丝、属于娱乐圈,那些离自己太远了。

  不管愿不愿意,不管身后有多么殷切的目光,王源必须接受生命中大多时候是一个人的现实。

  王源很早就懂得了人生来来往往的道理,他说起练习生时那班坐了两年多的公交车:我很清楚地记得,我上车的时候没有几个人,然后坐几站之后慢慢就开始上人,上了很多,然后在4公里那个站下很多人,到南坪那一站都下完了人。就我现在都还记得很清楚,形形色色的人。

  其实,有时候一个人的时候,王源也会觉得自己很无聊和孤单,可是,这一切都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,“为什么要过和别人一样的人生呢?有独一无二的经历,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。”

  王源一个人在北京的时候,很喜欢骑单车,他可以骑得飞快,并且完全忘掉两边的东西,直到耳边响起呼呼的风声。

  他最喜欢的运动是滑雪,穿上滑雪服,戴上帽子和眼镜,根本没有几个人能认出自己,可以从高高的雪道一冲而下,从白茫茫的雪地里一个人飞驰,那感觉爽极了。

  据说,他最快活的一次,是在河北一个雪场滑雪,他滑进了野雪区,蜿蜒曲折地在树丛里面蹿,他从树中间滑过去,慢慢滑,很舒服,两边也没有人。王源记得很清楚,那片雪是从来没有人滑过的,自己划了过去,身后很清晰的轧出了一条路来。

//admin64 //admin64_ww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