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墨义历史网!

出身贫寒的刘裕为何能够建立起南朝中最强大的

时间:2021-01-28 21:12编辑:admin

南朝宋是中国南北朝时期南朝的第一个朝代,也是南朝中存在时间最久、疆域最大、国力最强的朝代。六成皇族成员死于非命,为何刘宋成为权力内斗最血腥朝代?

出身贫寒的刘裕为何能够建立起南朝中最强大的政权?为何刘宋是权力内斗最血腥的朝代?

有些人呢,天生就是当皇帝的命,刘裕恰巧就是这种人。刘裕的出身贫寒得很,虽然挂着个刘邦弟弟刘交二十二世孙的名头,但很明显,直到他闪亮登场,司马氏和当时的士家大族也根本不认为他很了不起。

刘裕的父亲是陵郡的小功曹,母亲难产而死,以他家的财力,也没办法给小刘裕配备奶娘,他父亲准备把他丢掉了事,刘怀敬的母亲不忍,把他接过去,养活了下来。三十岁之前,刘裕的人生不拘小节,他什么都干过,砍柴种地,打渔卖鞋,有时还想着去靠赌博来赚饭钱,穷成这样了,的确当得起贫寒二字。

虽说英雄不问出身,但贵人相助,总是可以加快进程的,刘裕人生中的贵人就是王导的孙子王谧,他用他的人脉,把刘裕带进了东晋的政治军事圈。

刘裕一杀进圈,就如同开了挂一般的崛起。他不但本人作战神勇,军功多多,他的周围前前后后集中了一大批如刘毅,王镇恶,刘穆之,傅亮,徐羡之等等的人才,他们共同前进,灭亡北方几个胡家,收复几千里失地,简直不要太牛气。

在别的时代也许不怎么样,但是在东晋末年,相当不简单。咱们都清楚,刘裕时代的东晋,基本上没救了,黑得不见光,经济已崩溃,民族矛盾藏不住,士族和平民成死敌,什么孙恩卢循等各种起义,处处开花,门阀贵族们,已经扛不住了。

王谢为代表的南渡士族们,青黄不接,王氏早下了坡,桓氏庾氏也差不多玩完,谢氏也受到沉重的打击,没有顶梁柱的谢氏,也根本没有了兵权。当然了,东晋还是由门阀们掌握,但是他们一天不如一天,最重要的是,他们根本没有什么能力,已然腐朽,而以刘裕为首的寒门,进入许多实权部门,开始崛起。

刘裕北伐,取得了巨大的成功,但元魏不是那么好吞的,同时也因为刘穆之去世,南方需要稳定,所以刘裕回南,顺便就把东晋给吃掉了,建立了新的朝代,史称刘宋。

出身贫寒的刘裕为何能够建立起南朝中最强大的政权?为何刘宋是权力内斗最血腥的朝代?

在中国历史上,皇室宗族为争夺权力互相残杀并不少见,其中以南北朝为盛,南北朝中又以南宋最为惨烈,无出其右。关于刘宋宗室互相屠杀之烈,《廿二史札记》中记载:“宋武九子,四十余孙,六七十曾孙,死于非命者,十之八九,且无一有后于世者”;又见《补宋书宗室世系表》:“弑父者一,弑君者四,骨肉相残者百有三”。

在这场大屠杀中,手段极其残忍,合家男女,不论老少,不计多寡,不顾父祖兄弟,凡为异己,系数诛杀。文帝太子刘劭,弑父杀兄20人,后被武陵王刘骏所捕,刘劭四子在眼前被杀依然无动于衷,直言“此有何哉”;

前废帝刘子业更是史上少有的残暴之君,残杀叔祖江夏王刘义恭,将刘义恭大卸八块,撕裂肠胃,更将眼球挖出,浸泡在蜜糖中,称之为“鬼目粽”,残忍至极。在权力斗争中,不乏有骨肉相残的情况发生,例如西汉的七国之乱,西晋的八王之乱,但如刘宋这般规模之大,时间之久,手段之残忍宗族屠杀亘古少见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宗室参政,为诸王争权提供资本

永嘉之乱后,司马睿携晋室衣冠南渡,建立东晋。但东晋作为从中原流亡江南的政权,为取得南方高门士族的支持,极尽笼络之事,与士族分享东晋的权威和权力,形成了王“王与马公天下”的局面。东晋末年,士族与皇族,士族与士族之间的冲突愈演愈烈,孙恩之乱和桓玄之乱后,北府军出生的刘裕于东晋乱局中建立刘宋政权。

在东晋乱世中建立基业的宋武帝刘裕,深刻认识到东晋主弱臣强的弊端,决意压制士族门阀的势力,加强中央集权和君主权威,为此,刘裕引宗室全面参与中央和地方的军政事务,宗室参政也成为了刘宋一朝的基本国策。

在这一国策之下,就藩的宗室亲王势力不断膨胀。宗室出任的各主要州郡,以各种职务都统一州或数州,军事民政一手抓,构成了一个个藩镇。

宋孝武帝八年《州郡志》统计全国人口517万,又宗室出镇控制的人口就有390万,宗王们在依托各自藩镇的人力物力,领兵置佐,建设私军,例如文帝太子刘劭“东宫实甲万人”;南郡王刘义宣“举兵反,有荆江兖豫四洲之力,势震天下”;巴陵王刘休若“广招弓马健儿”;海陵王刘休范“招引勇士,善治器械”。一旦中央出现危机,出镇地方的宗室便趁势起兵,互相攻伐,争权夺势。

除了宗王之外,地方势力在刘宋内乱中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。士族门阀势在刘宋之后虽然被压制,但其政治能量和社会影响并不会顷刻间烟消云散,很长一段时间内仍是刘宋政权必须依仗的力量。因此,在安排宗室出任军镇的同时,为限制宗室还会在地方上设立一套行政班子,分散牵制宗室的权力。

但是,受东汉末年以来的长期战乱影响,以前那套“君为臣纲,父为子纲,夫为妻纲”的三纲五常理论造就形同虚设,忠君爱国已成了嘴上空谈,据统计,魏晋之间的二臣34人,晋宋之间的二臣49人,宋齐之间71人,齐梁之间73人,梁陈之间79人,一朝天子一朝臣,没多少人真的打算以身殉国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宗室和地方势力集团原本是互相牵制的双方,随着刘宋政局的混乱而勾结在一起,地方势力集团往往会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,裹挟主镇的宗室起事造反。

例如,被兄弟诸王当做无能之辈的海陵王刘休范,受张伯超“纵大事不成,不失入虏中为王”的挑唆,起兵谋反而被赐死;又如晋安王刘子劭,松滋候刘子房,临海候刘子顼三人仅是11岁的孩童,却在近臣的裹挟下造反,最终兵败殒命,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。

出身贫寒的刘裕为何能够建立起南朝中最强大的政权?为何刘宋是权力内斗最血腥的朝代?

武人出生的刘宋皇族子嗣众多却良莠不齐

刘宋一朝,皇族子嗣众多,宋武帝7子,宋文帝19子,宋孝武帝28子,宋明帝11子,再加上旁支,短短五六十年从宋武帝刘裕繁衍而出的皇室将近200人。又由于宗室参政的国策,文帝之子10岁封王,孝武帝之子更是5岁封王,这些年幼又数量众多的宗王,在刘宋中后期的惨烈内斗中,或是主动参与,或是受到波及大都殒命。

刘宋开国皇帝刘裕寒门出生,在军中建立功业,于乱世之中建立政权。相较于东晋宗室,缺乏文化修养和君德观念,又对士族门阀长期打压,是的刘宋皇室仁德观念淡薄,宋文帝刘义隆之后的诸位皇帝,猜忌成性的,残忍之极的,荒淫无道的比比皆是。

(1)刘劭弑父与孝武帝杀兄

元嘉三十年,太子刘劭始和兴王刘濬在东宫巫蛊诅咒文帝早死,事发被文帝获知,文帝起了废黜太子刘劭的心思。作为父亲的文帝顾忌父子情还在犹豫,作为儿子的刘劭却连夜骑兵杀入宫中,将文帝乱刀砍死,弑父称帝。刘劭弑父,为刘宋内斗开了个“好头”,此后,刘宋诸子为争权夺势极尽疯狂能事,刘宋由此进入最黑暗最血腥的时代。

刘勋弑父登基后,又在朝廷内部大搞清洗活动,本就得位不正的刘勋在朝堂上得不到大臣支持,在地方上个宗王蠢蠢欲动,誓要维护“正统”。刘勋登基不到一个月,文帝第三子武陵王刘骏率所领雍州兵讨伐刘勋,两个月后攻入刘宋都城建康城,刘骏废杀刘劭及刘濬后,自立为帝,即宋孝武帝。

刘骏从起事到登基仅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,除了刘劭想不到,他的叔叔南郡王刘义宣更想不到。刘义宣是文帝刘义隆的弟弟,在文帝时期先后就任徐、兖、江、荆州刺史等要职,是刘宋第二代宗室中最具实权的人物,但文帝被弑这场乱局中,竟然侄子刘骏抢了风头,刘义宣大为不满。

就在刘骏在建康登基为帝后,刘义宣在荆州自行称帝,携荆州、江州、豫州、兖州四洲之兵力与刘骏对抗。但刘义宣的反叛集团各存心思,始终不能团结力量,最终被刘骏击败,刘义宣及其十六个儿子全部诛杀。

刘义宣叛乱平定后,坐实了皇帝宝座,为抑制宗室力量,刘骏先后赐死南平王刘铄、武昌王刘浑,进一步恶化了中央和地方宗室的矛盾,致使海陵王刘休茂、竟陵王刘诞先后反叛,刘休茂枭首示众,刘诞死于乱军。

(2)南朝最残暴变态的皇帝,刘子业

464年,“终日酣饮,少有醒时”的刘骏在宫中暴毙,皇太子刘子业即位。刘子业生性顽劣,飞扬跋扈,登上皇帝后更是不知收敛,无所不为,成为南朝最残暴变态的皇帝。

经过孝武帝的削藩,刘子业登基时宗室的力量已经削弱不少,刘子业便开始肆意欺辱宗室。刘子业将叔父辈的湘东王刘彧,建安王刘休仁、山阳王刘休右,东海王刘伟诏进宫中,剥去诸王封号,改封刘彧为猪王,刘休仁为杀王,刘休右为贼王,刘伟为驴王,并将他们囚禁在猪笼中丢进栏舍,还做一食槽,倒上泔水菜叶,命令他们像猪一般舔食。

除了欺辱他人,刘子业还热衷乱伦。刘子业看上了自己的姑姑新蔡公主刘英媚,但刘英媚已为人妻,或许是刘子业好这口,将姑姑囚于宫中乱伦。刘英媚之夫宁朔将军何迈,不堪受辱,密谋反叛,却因消息泄露被刘子业诛杀。

或许是基因的缘故,刘子业的亲姐姐刘楚玉也是个淫乐之人,与刘子业在宫中大行荒淫之事。刘楚玉对刘子业说:“妾与陛下,虽男女有殊,俱托体先帝。陛下六宫万数,而妾唯驸马一人。事不均平,一何至此!”刘子业听后,立即“置面首左右三十人”供其享乐。

此外,刘子业还在宫中,命令宫女赤裸身体相互追逐、戏笑,不从者杀;在叔叔建安王刘休仁面前使左右侍臣强迫奸淫刘休仁的生母杨太妃;召集所有妃子、公主排列在自己面前,然后强迫左右侍从侮辱奸淫她们,南平王刘铄遗孀江氏不从,刘子业便杀了她三个儿子南平王敬猷、庐陵王敬先、安南侯敬渊。

(3)义嘉之难,孝武帝一脉屠杀殆尽

465年,饱受刘子业欺辱的刘彧与其他宗室大臣合谋,在宫内的竹园中射杀刘子业,并顺势登基称帝,即宋明帝。

但在刘彧诛杀刘子业之前,江州雍州等地就已经拥戴孝武帝第三子刘子勋,讨伐刘子业。刘子业被杀后,刘子勋集团就将矛头对上了刘彧,并于466年在荆州称帝,与位于建康的宋明帝刘彧对峙。刘子勋为孝武帝之子,刘彧为文帝之子,由此形成了中央和地方两大派系,互相争斗,史称“义嘉之难”。

泰始二年八月,晋安王刘子勋被杀,安陆王刘子绥、临海王刘子顼、邵陵王刘子元赐死;十月,明帝下诏,松滋侯刘子房、永嘉王刘子仁、始安王刘子真、淮南王刘子孟、南平王刘子产、庐陵王刘子舆、东平王刘子嗣、刘子悦、刘子趋、刘子期等全部赐死,世祖二十八子此尽矣。

466年底,刘彧为首的文帝一系胜出,孝武帝一脉全部诛杀,又是一段血亲残杀的昏暗历史。“义嘉之难”后,刘宋宗室陨落殆尽,曾经三次北伐的刘宋彻底衰败,为了应付不断南下的北魏,开始依靠外族力量。刘彧死后,朝政大权渐渐落入萧道成手中,刘宋就此走向灭亡。

从文帝刘义隆后,先后继任的孝武帝刘骏、前废帝刘子业、明帝刘彧,无不是残暴滥杀之徒,有这几位“大神”的折腾,无论多么强大的政权,都不能挽回灭亡的命运。

出身贫寒的刘裕为何能够建立起南朝中最强大的政权?为何刘宋是权力内斗最血腥的朝代?

皇位继承制度的破坏

中国古代皇位继承中,为避免子嗣争权,往往采用嫡长子继承制,出现绝嗣等极端情况,才会采用兄终弟及的继承制度进行补充。但整个南北朝时期,礼乐制度严重崩坏,尤其是刘宋之后,抑制士族,杀戮功臣,重用宗室,致使朝堂内外缺乏牵制和平衡的机制与力量。

加上刘宋几代皇帝的荒淫无道,诸王政治素质良莠不齐,皇位继承制度也形同虚设,儿子篡父亲的位,叔叔篡侄子的位,兄弟篡兄弟的位这样以往属于大逆不道的行为,在当时的人们看来已是“稀疏平常”之事,毕竟都是皇家血脉,凭什么你做得皇帝,我做不得?

例如武帝刘裕死后,太子刘义符继位,但辅政大臣以“少帝轻动无德而废之”,拥立武帝第三子刘义隆为新帝,想想西晋的“痴呆皇帝”司马衷,再想想后面的刘子业,对刘义符深表“同情”。

又如文帝长子刘劭,身为太子却大行巫盅之事,事情败露后又悍然弑父,文帝第三子刘骏借势起兵,杀掉两位兄长及其子嗣,以“兄终弟及”为由,成功上位。刘骏的成功,向宗室表达了一个信号,即只要有足够的力量,皇帝谁都可做。也就有了后来“义嘉之难”的宗室大屠杀。

479年,萧道成将刘宋宗室全部杀光,废宋自立,建立南齐。刘宋作为南北朝南方的第一个朝代,以武立国,又以内斗而亡,实在是为南朝开了一个“好头”,刘宋之后的南齐,南梁,南陈,全都走上了刘宋的老路。

在看北朝,自北魏分裂后,东魏、西魏、北周、北齐基本同南朝一样,尤以北齐最为突出,昏君权臣辈出。纵观南北朝这段历史,会觉得隋文帝统一南北建立隋朝,是多么居功至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