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墨义历史网!

李左车:韩信唯一佩服的人 献策韩信 不费一兵一

时间:2021-03-02 21:28编辑:admin

李左车是秦汉交际间的谋士。秦末,六国并起,李左车辅佐赵王歇,为赵国立下了赫赫战功,被封为广武君。赵亡以后,韩信曾向他求计,李左车提出:“百战奇胜”的良策,才使韩信收复燕、齐之地。李左车给后世留下了“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;愚者千虑,必有一得”之名言

​李左车:韩信唯一佩服的人 献策韩信 不费一兵一卒拿下燕齐之地 后世人奉为雹神

井陉背水一战,韩信率领一万余汉军大破二十万赵军,胜利之后,韩信却没有马上开始欢庆,而是先下了一道命令,搜捕赵军参谋长李左车,而且只要活的不要死的,拿来活的赏千金,拿来死的拉出去砍了!大家伙一听,原来老李这么值钱哪,赶紧去找!结果没等大搜捕开始,李左车就被他自己的属下给押来了,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,千金诱惑之下,忠诚一文不值。韩信一见老李来了,大喜,赶紧下席亲自为他松绑,赔礼道歉,恭请上座,自屈下位,以师礼事之。

李左车却搞不懂了,他本以为韩信纵不杀他,也会将他羞辱一番,却怎么搞得跟弟子见师傅般,这到底是演的哪一出啊?难道是韩信跟刘邦待久了,也沾染上了作秀的坏毛病?别说李左车糊涂,汉军诸将也都糊涂了,韩信此人向来恃才傲物,目空一切,啥时候变得如此温良恭俭让了,而且还是对一个败军之将温良恭俭让,这不是犯贱么?

韩信当然不是在犯贱,他之所以这么做,还是打心底里欣赏李左车啊,当初若赵军统帅陈馀接受了李左车的建言,坚守不出而断汉军后路,恐怕汉军灭赵还要大费周折。所以,李左车是目前为止韩信碰到的,唯一水平跟他差不多的智将,这可太难得了!

别看韩信风光无限,他的内心其实是很孤独。这不是普通的孤独,而是一种“卓立于世,顾影自怜”的孤独,一种“饮酣视八极,俗物多茫茫”的孤独,更是一种“欲将心事付瑶琴,知音少,弦断有谁听”的刻骨孤独!!

​李左车:韩信唯一佩服的人 献策韩信 不费一兵一卒拿下燕齐之地 后世人奉为雹神

打仗打到韩信这个境界,已经基本碰不到用兵智慧跟他同等级的人了,他的孤独可想而知。普通的孤独可以用友情亲情爱情来充实,但是韩信的这种孤独只能由“同类”来拯救。项羽是他的敌人,而且用兵方法跟他截然不同,当然不是他的同类。钟离昧是他的挚友,但不是他的同类,事实上,钟离昧与项羽是同类。汉王是他的领导,更加不是他的同类。夏侯婴与萧何是他的知己,同样不是他的同类。曹参灌婴周勃樊哙等人更别说了,他们与韩信水平相差太远。

李左车,只有李左车,勉强可以算是他的同类,他怎能不惺惺惜之。有一句话说“文人相轻”,还有一句话说“同性相斥,异性相吸”。但这两句话在韩信身上都不适用,他是“异类相斥,同类相惜”来的。韩信自有他做人的原则。这个原则就是:帅为诸将者信,将为士卒者亲;士,则为挚友者欢,为知己者死,为君王者用,更为同类者惜。韩信一生都秉持着这六个原则做人,除非对方不接受他的付出。

而难得碰上兵家同类,韩信是不会放过交流的机会的,因为交流能激荡才华,交流能使人进步。于是韩信不耻下问于李左车曰:“仆欲北向攻燕,东向伐齐,如何可收全功?”李左车长年镇守赵国北地,对燕齐二国的局势与情报比韩信要清楚的多,他的意见非常重要,韩信当然很想听听,多听多问,可以决疑,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。另外,韩信也想让天下人看看,并不只有汉王懂得虚心求教,他也懂,他也是懂得折节下士的。

李左车见汉军的最高统帅竟对他自谦为“仆”,不由一愣,忙不迭的辞谢:“臣闻‘败军之将不可以言勇,亡国之大夫不可以图存。’今臣败亡之虏,何足议大事乎?”韩信见李左车心有疑虑,不肯与他交流,于是继续放低姿态,诚心诚意请教:“仆闻之,百里奚居虞而虞亡,之秦而秦霸,非愚于虞,而智于秦也,但用与不用,听与不听耳。向使成安君陈馀听足下之计,仆亦遭擒矣。惟不听足下之计,是信得以取赵也。”

说着,韩信避席而起,恭恭敬敬的再拜道:“今仆委心求教,愿足下勿辞。”韩信一番话,又是夸李左车为百里奚,又是说自己胜的侥幸,这实在让李左车太有面子了。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,李左车本已输得心服口服,韩信却如此待他,这让他既是羞愧又是感激,当下不由眼泪哗哗地。——好,你给我面子,我就给你面子,从今以后,我李左车就是你韩信的人了!不是汉军的人,只是你韩信的人。

​李左车:韩信唯一佩服的人 献策韩信 不费一兵一卒拿下燕齐之地 后世人奉为雹神

于是李左车想了想,便道:“臣闻‘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,愚者千虑,必有一得,狂夫之言,圣人择焉’。左车之策未必适用,愿效愚诚,为将军言之……”韩信大喜:“请言请言,速速言!”李左车道:“夫成安君有百战百胜之计,一旦而失之,则军败身死。今将军涉西河,虏魏王,擒夏说,东下井陉,半日破赵二十万众,诛成安君。名闻海内,威震天下。农夫莫不辍耕释耒,俯首听命,此将军之所长也。然……”

“然何?足下别说话说一半啊,有啥说啥无须顾忌。”“恕臣直言。汉军虽屡胜,然迭经战阵,师劳卒疲,不堪再用,今将军欲举疲敝之兵,顿之燕坚城之下,则欲战恐不得,欲攻恐不克,相持日久,必定势屈粮尽、进退维谷……”分析的好,继续说,继续说!“而弱燕若不服,则齐必据境以自强也。燕齐相持而不下,则刘项胜负终难定也。此即将军之短也。”

韩信听得连连点头:这可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,我汉军自八月至十月,一口气连灭了魏代赵三个国家,我胃口再好,也得消化不良,这种时候再去吞燕伐齐,那还不得撑死?李左车继续说道:“臣又闻‘善用兵者,不以短击长,而以长击短也。’故今将军若以兵击燕,恐难取胜也。”韩信听的起劲,连忙接问道:“足下所言甚是,然则以君之言,该用何策为好?”

李左车道:“方今为将军计,莫如暂且休兵,安定赵地,抚恤孤寡,百里以内,必有牛酒来献,尽可宰飨将士,以励军心。”“而后,将军可引兵陈北境以示威于燕,使彼终日恐怖,继遣一舌辩之士,奉尺幅之书,大张声势,陈说利害,彰将军之所长,燕必不敢不从。”“燕已从,将军则可使宣使者东告于齐,齐必从风而服,虽有智士,亦无力回天矣。”韩信跳了起来,拊掌大笑道:“善!善!谨如先生之言,所谓先声夺人而不战屈人之兵,觥筹交错间而收折冲千里之功也。”

韩信没法不高兴,他很久没有碰到过如此称心如意的人了,李左车说的每一句话,都与他不谋而合,这种畅快的滋味,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。李左车也甚感欣慰,这下终于有人肯用他计策了,从前那个陈馀,怎么说怎么不听,犟驴一般,要多讨厌有多讨厌!还有,汉军若真与燕齐大战一场,苦的还是自己赵国的百姓,如今他一计保全了燕赵无数军民的生命,这也算是功德一件!

李左车乃《淮阴侯列传》中明文出现的历史人物,但吊诡的是,从这以后,李左车就在史书中人间蒸发了,他若成为韩信的重要谋士,必还要经历很多大事,不可能一点痕迹不留。于是有人猜测他归隐了,有人猜测他因涉关机密整个资料被抹掉了,还有人猜测他根本就是司马迁编造出来的人物。总之,李左车后来的人生归途在何处,无信史可查。

然而,在李左车死后,他却在民间长久的活了下来。在今山东省无棣县车镇街村北一里处,有一座“李左车墓”,当地百姓也称之为“保全庙”。逢年过节,附近百姓会前来上香磕头,企求保全,岁岁平安。无棣李左车墓并不是这位历史神秘人唯一的墓地,事实上,在河南、河北、山东等地,李左车目前已知的比较可信的墓所说法有5处之多,虽然其中一些墓地已被证实与李左车无关,但就如同他本人的故事一样,其墓所仍旧疑云重重。

​李左车:韩信唯一佩服的人 献策韩信 不费一兵一卒拿下燕齐之地 后世人奉为雹神

李左车不但死处神秘,其生处同样神秘。按道理,史书明载李左车是战国名将李牧的孙子,那么他应该与李牧一样,也是赵国柏仁人。可石家庄一带却说李左车是他们那儿人。《行唐县志》载“李左车,行唐人,初在赵,王歇封广武君……”而《元氏县志.同治志》人物志有李左车名录。并有“李左车考并元氏李氏东西二祖”之记载。

河北也就罢了,山东也来抢。在今山东省的安丘市西南山区,有一个雹泉村,居然说李左车是他们那儿人,并且还建了一座雹泉庙,奉李左车为“雹泉爷爷”,行雨、雹之司。山东人蒲松龄在《聊斋志异》里还说李左车曾降冰雹于沟渠而不伤庄稼,可是个大大的好神。

另有民间相传,李左车在刘邦称帝后辞官隐居在了沧浪渊。他隐居此地时,周济百姓,恩惠穷人,死后被当地百姓奉为雹神,并尊称其为“沧老爷”,建庙祭祀,每逢天旱,烧香求雨十分灵验。时至今日,每年农历三月初三这一天,仍是沧浪渊庙会,方圆百里的群众慕名而至,焚香祈祷,期盼人寿年丰。看来,李左车真可谓楚汉年间第一神秘人物了,没办法,在没有发现新的史料之前,一切只能存疑了。

图文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