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墨义历史网!

司马穰苴:怒杀国王宠臣树立军威 抗击晋、燕两

时间:2021-03-02 21:30编辑:admin

司马穰苴,又称田穰苴,是继姜尚之后一位承上启下的著名军事家,曾率齐军击退晋、燕入侵之军,因功被封为大司马,子孙后世称司马氏。后因齐景公听信谗言,田穰苴被罢黜,未几抑郁发病而死。由于年代久远,其事迹流传不多,但其军事思想却影响巨大。

​司马穰苴:怒杀国王宠臣树立军威 抗击晋、燕两国军队以保家卫国 功成名就之际却遭奸人陷害

司马穰苴,本姓田,名穰苴,春秋时期名将,是继姜子牙之后一位承上启下的著名军事家,武庙十哲之一,不仅武功赫赫,还著有兵书传世,可谓是文武双全。然而,千百年来,人们一提起这位战将,都把关注的焦点放在他杀人立威上,很少去关注他取得了哪些功绩,就连惜墨如金的大史学家司马迁也是这样,记录司马穰苴事迹的《司马穰苴列传》的文字本来就不多,可司马迁却仍把绝大部分都用在了描述他如何杀监军庄贾上。

史书都是后人写就的,不知司马穰苴在天有灵看了这样的史书会做何感想?我想,他一定会为自己叫屈:“靠杀人立威的黑锅我绝对不能背!庄贾被杀那可是他咎由自取!”

司马穰苴原本是个普通的贵族子弟,当齐国遭到晋、燕两国的夹攻时,晏婴向愁得一筹莫展的齐景公推荐了他,说他“虽田氏庶孽,然其人文能附众,武能威敌”。正被敌人打得焦头烂额的齐景公一听是立马召见拜为将军,命他率领大军抵御晋燕两国的入侵。面对国君的信任和重用,司马穰苴高兴不起来,他知道自己出身低微,陡然之间升上高位肯定会有许多人不服。

于是,他向齐景公提出要求,说,让我率兵打仗可以,但“臣素卑贱,君擢之闾伍之中,加之大夫之上,士卒未附,百姓不信,人微权轻,原得君之宠臣,国之所尊,以监军,乃可”。说白了,就是一句话,找个有威望的人来给我压阵脚。齐景公一听司马穰苴说得有理,就派自己的宠臣庄贾做监军。司马穰苴很是高兴,告别齐景公,去与庄贾商定道:“旦日日中会于军门。”即第二天正午在军中升帐议事。

​司马穰苴:怒杀国王宠臣树立军威 抗击晋、燕两国军队以保家卫国 功成名就之际却遭奸人陷害

第二天,司马穰苴早早来到军营,一边了解军队情况,一边树立日表、打开滴漏,来等着庄贾的到来。然而,让司马穰苴失望的是,直到日头偏西,庄贾还没有出现,无奈之下,穰苴只得自己一人升帐理事,“行军勒兵,申明约束”。那么,此时的庄贾在干什么呢?难道他把与司马穰苴的约定忘了吗?

其实,庄贾并没有忘了这个约定,只是他平时仗着齐景公的宠信,为所欲为。对于这次当监军出征,他根本没当回事。在他看来,自己当监军统率军队,是想什么时候去,就什么时候去,谁也管不了。因此,当司马穰苴在军营中“立表下漏”等待他时,他正在送行者的一片阿谀奉承声中,飘飘然听着小曲、喝着小酒。

当醉醺醺的庄贾在傍晚时分来到军营时,司马穰苴厉声问他为什么误了约定?他不以为然地一挥手说道:“朝中的大臣和亲戚纷纷给我送行,这才来迟了!”面对不可一世的庄贾,司马穰苴正气凛然说道:“将受命之日则忘其家,临军约束则忘其亲,援桴鼓之急则忘其身。今敌国深侵,邦内骚动,士卒暴露于境,君寝不安席,食不甘味,百姓之命皆悬于君,何谓相送乎!”说完这些,司马穰苴厉声问执法的军正道:“军法期而后至者云何?”军正答道:“当斩!”

听到“当斩”二字,庄贾吓得打了个冷战,他知道,这回司马穰苴要给他玩真的了,赶忙派人向齐景公送信求救。可还没等齐景公书信到来,庄贾的人头已经落地,被传示三军。三军将士一看齐景公的宠臣,司马穰苴都敢杀,是“三军之士皆振慄”,个个吓得战战兢兢,唯司马穰苴军令是从。

庄贾死后,司马穰苴率军出征。晋国和燕国的军队一听说是司马穰苴率军,闻风而逃。司马穰苴顺利收复了国土。司马穰苴虽然打了胜仗,但由于出身低微的他先向齐景公求监军、后又杀监军,人们便把他的成功归于杀人立威,他也自然就被后世骂为玩弄权术的小人。

​司马穰苴:怒杀国王宠臣树立军威 抗击晋、燕两国军队以保家卫国 功成名就之际却遭奸人陷害

如果说司马穰苴通过杀庄贾整肃了军纪,这倒在情理之中,毕竟国君的宠臣、堂堂的监军,违反了军纪,司马穰苴都说杀就杀、毫不留情,又有谁敢再去触犯军纪这条高压线呢!但如果说司马穰苴打胜仗靠的是杀庄贾,那就有点站不住脚了。毕竟历史上出兵打仗杀人祭旗的事不少,可又有几个能打胜仗呢?

那么,司马穰苴打胜仗靠的是什么呢?《司马穰苴列传》用短短数十个字进行了介绍——“士卒次舍井灶饮食问疾医药,身自拊循之。悉取将军之资粮享士卒,身与士卒平分粮食,最比其羸弱者。三日而后勒兵,病者皆求行,争奋出为之赴战。”这段话的意思就是说,司马穰苴杀过庄贾后,并没有乘着杀人的余威,高高在上,把自己当成一个官老爷,对下属颐指气使,而是深入士卒当中,关心士卒生活,与他们同甘共苦,从而赢得了士卒的爱戴,纷纷表示要誓死为他效力。

具体讲,就是无论是士兵安营扎寨、打井砌灶,还是饮水吃饭、看病抓药,司马穰苴都要亲自过问以示关怀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司马穰苴不仅把自己本该享受的军粮待遇拿出来与士卒平分,而且自己还要分得最少,与身体羸弱的士兵分得一样。一个将军竟能如此爱护士卒,士卒又怎能不替他卖命,于是便出现了“病者皆求行,争奋出为之赴战”的踊跃局面。

司马穰苴所做的这一切,早就被晋国与燕国的间谍打听得一清二楚。他们的主将得报,知道自己抵挡不住齐国气势如虹的军队,于是“晋师闻之,为罢去。燕师闻之,度水而解”,还没有交锋就先撤走了。司马穰苴率领军队跟踪追击,顺利收复被晋国和燕国占领的领土。由此可知,司马穰苴率军打胜仗的法宝是凝聚军心、激发斗志,而不是庄贾的一颗人头。

​司马穰苴:怒杀国王宠臣树立军威 抗击晋、燕两国军队以保家卫国 功成名就之际却遭奸人陷害

在历史上,对于庄贾的死其实是有不少人为他叫冤的,说司马穰苴为了立威,就是庄贾这次按时到达军营不犯错,下一次司马穰苴也会抓个错把他杀了的。也就是说,自从庄贾答应当监军他就死定了!是不是这样子呢?历史虽然不能假设,但我们可以推理。

庄贾之所以能深得齐景公信任,成为他的宠臣,至少能说明,庄贾不是个笨蛋,他不仅有一定的本事,而且还知道如何去讨好齐景公。而要做到这一点,庄贾对齐景公肯定是既敬畏、又讨好,唯齐景公之命是从。试想,并不笨的是庄贾当了监军后,如果能站在国家安危的高度来重视这件事,像自己用尽心思去伺候齐景公一样,也把自己的全部心思用在出征打仗上,他自己不仅不会迟到,而且还会尽心帮助司马穰苴树立威信。这样一来,出身卑微的司马穰苴感谢他还来不及,又怎么会杀了他呢?

如此说来,庄贾之死从某种意义上讲,缘于他没有完成从齐景公宠臣到大军监军的角色转换。人们常说:“到什么山唱什么歌。”这话虽然朴实,但却充分说明了角色转换的重要性。

​司马穰苴:怒杀国王宠臣树立军威 抗击晋、燕两国军队以保家卫国 功成名就之际却遭奸人陷害

田穰苴整饬军队之后,率师出征。田穰苴很明白啊,这打仗终究是要靠手下这些将士们的。所以在进军途中,他亲自过问士卒的生活、饮食、宿营、医药供给等具体事务,处处以身作则,与士卒同甘共苦,对于患病的士卒,关怀备至,用最好的药予以治疗。这些关爱士卒的举措,使得他深受士卒拥戴。

田穰苴既有威信,又受到手下将士爱戴,全军上下可谓是“畏威又怀德”了,这战斗力可想而知。在全军将士奋勇杀敌之下,很快把燕、晋的入侵者杀得节节败退。田穰苴率军跟踪追击,很快收复了已失去的齐国城邑和土地,凯旋而归。景公亲自率群臣迎出郊外,晋升田穰苴为掌管全国军事的大司马。此后,世人便习惯于称他为司马穰苴。

由于司马穰苴功勋卓著,又封官进爵,田氏家族的势力进一步壮大起来。谁知正当他准备大展拳脚的时候,却无奈犯了小人。田氏的崛起引起了卿大夫鲍氏、国氏、高氏的嫉妒。他们勾结起来,纷纷在齐景公面前诋毁司马穰苴,欲驱逐他以削弱田氏家族势力。齐景公听信谗言,罢免了司马穰苴的职务,将其逐出政治中枢。

司马穰苴无辜遭到贬斥,心情悲愤。从此只得将自己的精力用于研究古代兵书,尤其是对西周流传下来的据说是姜太公所著的《司马兵法》进行深入研究,阐发其中的精妙哲理。同时,根据自己的作战经验,撰著个人的兵学著作,但尚未集结成书,司马穰苴就因精神的抑郁,导致身体状况日益恶化,最终在忧愤中病死了。

图文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