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墨义历史网!

赵破奴:七百骑兵灭两国 征战西域第一人 最后受

时间:2021-03-02 21:31编辑:admin

赵破奴是西汉时期的名将,幼时流浪于匈奴地区,后归汉从军,成为霍去病军司马。数次征伐,后来因巫蛊之祸受到牵连而被灭族。可惜一代名将是继霍去病之后大汉肱骨忠臣,却含冤千古。

赵破奴:七百骑兵灭两国 征战西域第一人 最后受到巫蛊之祸牵连而被灭族


谁是汉帝国征战西域第一人?张骞?NO!张骞是发现西域第一人,是以汉帝国外交官、冒险家,以及皇家谍报人员的身份,开启了帝国的西部地理大发现。真正通过战争手段,把西域辽阔疆域划入汉帝国版图的是赵破奴。听这名字,威风凛凛,霸气十足,就知道是员能征善战的铁血悍将。在骠骑将军霍去病打通河西走廊的战役中,赵破奴脱颖而出,位居西汉名将之列。

赵破奴,原是汉匈边境上的九原郡人,今天内蒙古包头。赵破奴早年流落生活在匈奴,估计受过匈奴人欺负,痛恨匈奴人,所以取了这样一个霸气的名字。后来回到汉朝投军霍去病麾下。赵破奴见诸史书的第一个军职是“鹰击司马”。古代官职名称,既写意又威武,有“鹰击长空”之意。

元狩二年,公元前121年,霍去病发动第二次河西战役,自率一支精锐骑兵,过居延,越沙漠,千里迂回,绕至浑邪王、休屠王背后,打败匈奴河西部队。一路跟随霍去病的赵破奴在这场战役中身先士卒,作战英勇,临阵斩杀匈奴修濮王,俘获稽且王、千骑将以及匈奴小王、王母各一人,王子以下四十一人,前后两战俘获匈奴四千七百三十人。

汉武帝奖励战功,赵破奴被封为“从骠侯”,食邑一千五百户,也就是说这些民户缴纳的粮税都归他支配。“从骠侯”,就是跟随骠骑将军的侯爵。可以说,这一战,奠定了赵破奴在汉武帝心中的地位。

公元前119年,汉武帝发起“漠北战役”,卫青、霍去病各率五万骑兵队伍远征蒙古高原,当时叫漠北。原本是想寻找单于主力决战的霍去病兵团,阴错阳差地碰到老对手,匈奴第二把手,左贤王部。这一战,霍去病大军势如破竹,风卷残云,一直打到北海,今天俄罗斯的贝加尔湖一带,把左贤王部基本打残了。作为军中悍将的赵破奴再次建功,加封食邑三百户。“漠北战役”之后,匈奴单于远遁,汉朝政府也由于战马损失较大,无力发动新的战争。汉武帝逐渐把眼光放在西域。

赵破奴:七百骑兵灭两国 征战西域第一人 最后受到巫蛊之祸牵连而被灭族

自从张骞出使归来后,经营西域成了汉武帝扩张帝国版图的国家战略。首当其冲的是楼兰和姑师这两个小国。据《汉书》记载,自玉门、阳关出西域有两条道路,一条是从楼兰傍昆仑山北麓,沿塔里木河西行至莎车,被称为南道;另一条从车师前国的王庭依天山南麓,沿塔里木河西行至疏勒,被称为北道。

楼兰,如今在若羌县境内,被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掩埋,1901年被瑞典探险家斯文·赫定发现;姑师,如今在吐鲁番市,其遗址交河故城保存较好。可以看出,在西汉时期,这两个地方是通往大宛、大夏,远抵安息、罗马的重要交通枢纽。张骞回到长安之后,为中原朝野打开了一道前所未有的国际视野,“使者相望于道,一岁中多至十余辈”,出访西域各国的使节络绎不绝,一年中就有十几波使团在路上。

而西域,此时尚属匈奴的势力范围,匈奴负责西部事务的日逐王专门设置僮仆都尉,管理西域,常居现在的焉耆、和硕、尉犁一带,对西域各国征收赋税。看到汉朝染指西域,而且不断派人出使各国,匈奴人自然不愿意,常常唆使西域各国劫杀汉使,“楼兰、姑师当道苦之,功劫汉使王恢等。又数为匈奴耳目”。被匈奴控制的楼兰、姑师等国认为,汉朝离西域太远,不可能派军队过来,而且这些汉使素质太低,态度嚣张,所以对汉使越来越不当回事,王恢等外交官经常被搞得没吃没喝的。

公元前112年,汉武帝从武威、酒泉二郡分割出一部分土地,增设张掖、敦煌二郡,这就是著名的“河西四郡”,迁徙内地民众充实该地,作为进军西域的根据地。第二年,汉武帝任命赵破奴担任匈河将军,出兵直到匈河水,以驱逐匈奴,让汉使不受阻拦。而匈奴避其锋芒,并不正面迎敌,赵破奴无功而还。

赵破奴:七百骑兵灭两国 征战西域第一人 最后受到巫蛊之祸牵连而被灭族

公元前109年,汉武帝发兵西域。赵破奴作为主帅奉命出征,担任副手的是曾被楼兰、车师怠慢过的使臣王恢。对这两个蕞尔小国出兵,就像重量级职业拳王霍利菲尔德对战一名小学生,还不要说是对付轻量级的邹市明,一场严重不对等的战争。

这也难怪史书对这场战争叙述非常简单:“上遣将军赵破奴击车师。破奴与轻骑七百余先至,虏楼兰王,遂破车师,因举兵威以困乌孙、大宛之属。”赵破奴率领所属骑兵及酒泉边防部队,约计数万人浩浩荡荡进军楼兰、车师。赵破奴给了王恢七百轻骑作为先头部队,直奔楼兰,没进行像样的战斗,就俘获了楼兰王。紧接着,汉军攻破姑师,改其国名为车师。

对于这支与匈奴主力多次作战的骁勇之师来说,战斗过程不过是分分钟的事。战斗结束后,赵破奴率领部队进发乌孙、大宛边境,炫扬汉帝国军威。汉朝向西设置的堡垒烽燧一直延伸到了玉门关。赵破奴被封为浞野侯,王恢被封为浩侯。由于匈奴正在休养生息,无力发兵,长安城至西域的障碍得到暂时消除。楼兰、车师、龟兹……这些曾经遥远的名字,由此进入历史的记载和文人的吟咏之中。

汉武帝后来听说楼兰在汉与匈奴之间首鼠两端,下诏命驻军敦煌的军正任文率兵捕捉楼兰王,押到长安问罪。楼兰王很委屈地分辩说:“楼兰作为一个小国,夹在汉朝与匈奴两大国之间,如不两边听命,便无法自保平安。要不这样,我愿率本国百姓迁入汉朝境内。”汉武帝一听觉得有些道理,大手一挥,放楼兰王回国,也让他协助探听匈奴动静,充当汉朝耳目。从此,匈奴对楼兰国不再信任。夹在汉匈两个巨人中间的楼兰、车师,被卷入战争漩涡,无力自拔,为求生存的辗转浮沉将在日后演变出更多的悲怆故事。

赵破奴:七百骑兵灭两国 征战西域第一人 最后受到巫蛊之祸牵连而被灭族

世上没有常胜将军。六年之后,建功西域的赵破奴遭遇到人生的滑铁卢。元封六年,公元前105年,匈奴帝国发生天灾人祸。天灾,遭遇特大暴风雪,牛羊牲畜冻死无数,日子很难过;人祸,乌维单于去世,立其子乌师卢为单于,由于年纪小,被称为“儿单于”,这小子生性残暴,举国不安。匈奴左大都尉想废除“儿单于”,于是派人秘密与汉朝联系,请求汉军接应投降。

接到这一情报,汉武帝大喜,于次年派因杆将军公孙敖北上修筑受降城,准备接应左大都尉来归。又过了一年,即公元前103年,汉武帝觉得受降城距离匈奴还是有些远,于是派遣赵破奴率二万骑兵出朔方北上,远行二千里到达浚稽山接应左大都尉一起回归。估计是时间拖得太长,又是修筑受降城,又是派军迎接,秘密工作搞得大张旗鼓,投降这事泄密,左大都尉被“儿单于”干掉。

这时,赵破奴已经到达接应地点,盼星星盼月亮,盼来的却是单于大军,左大都尉已经来不了。一路长途跋涉的汉军已是人困马乏,但战斗打响后仍杀敌数千人。撤退至距离受降城不到四百里的地方,汉军被匈奴八万大军包围。虽然汉军形势险恶,但由于都是骑兵部队,战斗力不容小视,与匈奴大军将有一场恶战。偏偏在这时,赵破奴干了一件让人不可思议的事,堂堂大军主帅,夜晚时竟然只带小队亲兵就出去寻找水源,不料被埋伏监视的匈奴人抓获。见汉军主将被俘,匈奴骑兵攻势更猛。

汉军这边,得知主帅被俘,顿时士气崩溃。护军郭纵与匈奴降兵头领维王两人商量道:“趁诸位校尉害怕失掉将军会遭朝廷诛杀,就不要再相互劝说回归汉朝。”手下部将也觉得主将被俘,即便侥幸逃回汉朝也要按律被诛杀,于是一合计,干脆向匈奴投降。

汉军全军覆没,得此大捷,“儿单于”趁势命令猛攻受降城,但一直未能攻下,抢劫一番后回去。此时,汉武帝刚在西域开辟远征大宛的西部战场,李广利大军铩羽而归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两处战场均告失利,汉武帝的心情可以想见坏到了极点。四年之后,赵破奴和儿子赵安国趁匈奴人不备,逃归汉朝。这次,汉武帝还不错,没有怪罪赵破奴,继续让他担任属国都尉。汉武帝在发《轮台罪己诏》时,还与赵破奴等人商议。

赵破奴:七百骑兵灭两国 征战西域第一人 最后受到巫蛊之祸牵连而被灭族

历史有时往往充满诡异,李陵兵败投降,心灰意冷,终老草原,子孙后代繁衍枝叶茂盛;赵破奴征战被俘,心系故国,矢志回归,没想最终被杀灭族。

公元前91年,在汉武帝授意指使下,一场因巫蛊而引发的政治大清洗震荡全国,皇室成员和高级官员几乎被牵连,太子刘据、皇后卫子夫自杀,卫子夫女儿阳石公主、诸邑公主、两个皇孙、卫青长子卫伉、李广之孙李禹被杀,卫青的铁杆哥们公孙贺、公孙敖被杀灭族,卫氏的政治盟友也因此损失殆尽,“卫氏家族”这支强大的政治力量灰飞烟灭。作为“卫霍政治集团”成员的赵破奴自然未能幸免,受牵连被灭族。巫蛊之祸中,京城血流成河,数万人被杀。

汉武帝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害人者也没有好下场,充当政治打手的酷吏江充被满门抄斩,苏文被绑在桥上烧死,率军与太子激战的丞相刘屈氂被腰斩,正在带兵与匈奴作战的李广利家人被下大狱,新崛起的皇室暴发户“李氏家族”也被清除。

汉武帝为了另立自己喜欢的小儿子刘弗陵继承大位,不惜对骨肉至亲和国家重臣痛下杀手,分属太子刘据阵营的“卫氏家族”和李夫人儿子昌邑王阵营的“李氏家族”这两个政治集团自然成为必须定点清除的对象。借口,就是巫蛊。喜欢神道的汉武帝深知,只要你与巫蛊沾上边,即便百口莫能辩解。

为了防止刘弗陵即位后,子幼母壮,出现母后干预朝政,汉武帝干脆找个借口忍痛把极为宠爱的刘弗陵之母钩弋夫人赐死。帝王政治家的手腕如此厚黑血腥,也就不在乎刘氏帝王宗祠的祭坛上多个满腔忠肝义胆,重返故国的赵破奴了。


图文推荐